萋萋荒草

晚安 aph.丹冰 慎点

晚安/丹冰/單方死亡


艾斯兰怔怔地注视着丁马克那张从未如此平静的脸,在阳光的浸泡下似乎愈发苍白透明,他金色的头发上有光白灿灿地在金丝间跳跃。他枕着纯白的绒羽,皱折的阴影在花朵下染上薄薄的粉红。

艾斯兰低垂着头,在胸口画了个十字——出于对逝者的尊重与祝福,对所爱人的眷恋与不舍。他衣服下的白皙皮肤或许有熏红的一个十字。白色的鹳鸟掠过天穹,在棺木上投下墨影。"它们要飞到南方去,飞到埃及去,然后在来年春季到来之时带来一个新鲜生命。当这个孩子来临时,便是另一枚灵魂的回归。"那时丁马克抚摸着他卷曲的发丝,炉火在他的小脸上晕染一层红光。“但是,艾斯,我们永远不会死。”艾斯兰抬起头,一双清澈的紫红眸子积淀着忧虑,恐惧“哥哥呢?他也不会死掉的,对吧?”“…诺尓永远不会死掉,他一直会好好地,很快就回来。我们会永远陪着你。”丁马克掀起他的刘海,手指的温度与粗糙透过银灰的发间传递到艾斯兰的皮肤。他看见逆光中丁马克一双晶蓝的眼眸中是他的面庞。艾斯兰合上眼眸,搂紧了那只早已入睡的海雀在蜷成一个球。丁马克恍了神,在层层被褥间艾斯兰突然像一只小小的雪兔,一只蜷缩在冰雪初融时草岸上的幼小雪兔。他开始明白为什么诺威没有杀死艾斯兰,而是将他收养在膝下。是啊…一只冰雕玉琢的小雪兔。这时微微的鼾声在小小的房间里响起。

该走了,别搅了孩子的好梦。当他转身时,似乎有什么死死地把他的衣角钉住了,原来是艾斯兰的手。

雪絮渐渐不再漂零。极光倒映在丁马克的眼中,摄人心魄的美丽与惊喜快乐地敲击着他的心壁。即使并非第一次见到极光,每当那绚丽的光芒起伏在天际,震撼回荡在他的身体。

“你就是奇迹。”丁马克的手小心翼翼地摩挲着那张与诺威有几分相像的脸,低低地叹息滑出喉咙。

他轻轻地在艾斯兰额上落下一吻“晚安,艾斯。”

钟声唤回艾斯兰漂泊到多前那个冬夜的灵魂,他的手依旧没有放开百合花的嫩茎,黄色的花蕊在风中微微颤动。他感到一阵心悖,哀伤,痛苦,无奈地弥漫开来,苦涩的滋味漫上咽喉。艾斯兰剥开一块糖果,甜美的味道并没有减轻多少痛苦。

“哥哥…”阳光冷冷地抛在艾斯兰的脊背,诺威木然地回过头,紫蓝色的双瞳一如既往地沉静,在平静之后是疯狂的暴风雨。“艾斯。”诺尓一声飘渺的呼唤在空气中晃晃荡荡地散播开来。

“怎么了。”诺尓的声音似乎混合着沙子细细摩擦,艾斯兰低下头,阳光在他银色的发上镀上一层亮白的光圈。

他深吸了一口冷空气,向诺尓走去。艾斯兰眼角的余光窥视着哥哥。诺尓什么表情也没有,只是望着远处水中游曳的天鹅,望着它们之后蓝绿分明的天际。他眼中的暴风雨渐渐趋于平静。艾斯兰明白诺尓失去爱人的平静凝结了对丁蠢的所有感情。

他们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彼此依偎。

你告诉过我你会一直陪着我。

但你没有。

祝你在天国有个好梦,

晚安,丁马克。

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寒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