萋萋荒草

月灵【杂文向】



艾斯兰怅然开了眼,他发觉寒气似乎萦游在他身周多已有多时了。粗布的衣衫贴裹着冰凉的苍白皮肤,棉絮却兀然地一团裹在地上,带着清晨湿润的潮气。瘦长的双腿紧紧攀依着,双足也是冷冷的,没了血色。窗外是欣悦的鸟吟,或是百灵,亦是黄鹂,再者喜鹊,又有幼鸟,一派地朝着暖溢的太阳,赠它们的柔羽渲染金泽。予这荫林密处的小屋一顶的光明。有清风自林间拂来,冷润地拭过他面颊,撩拨缕缕似雪银发。却瞬逝作叶上玓栎晶珠,艾斯兰唇齿间薄薄水汽。

半截枯芯落了几滴夕辉曳曳油中,片片红霞采了几许夜色悠悠天边。密林深处似乎雾烟涌流,小屋门前薄薄水汽一层。残阳已是隐没山峡,一勾银月悄然现身苍穹。艾斯兰如旧静坐月下,潮水一层一层浸润他的身体,他感到他化作一束轻流融入月海。逐渐透明,融化,不复存在。

又是天明,他安然无恙。

萧萧云笛,潺潺山泉。

瑟瑟红叶,斑斑竹枝。

悠悠鸟吟,疾疾兽走。

清清寒霜,浊浊烟云

琴瑟合音,弹拨寂寥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寒泉 | Powered by LOFTER